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个杀人凶手的身份对不对?”见阿星不说话,我紧紧握着他的手,情绪有些激动。“你告诉我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阿星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,像是在逃避,转身背对着我。“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是谁!”我也有些急了,他肯定知道对方的身份,为什么不可能说?

    阿星逃避的往前走,不肯告诉我对方是谁。

    我跟在阿星身后,不停地追问。

    可不管我怎么问,他都不肯说。

    我有想过报警,也有想过告诉陆哲和秦若琳,可我现在的身份是林夕……不是程西。

    我说的话没人会信。

    何况,从那个杀人犯与我的交流中可以看出,杀人犯和林夕之间是有什么往来和交易的。

    我在没有弄清楚之前,如果贸然对那个杀人犯出手,打草惊蛇后不仅仅我会受到牵连……

    揉了揉眉心,我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事情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了。

    复杂到我现在根本冷静不下来,也无法真正去一点点理顺。

    如果我只是个局外人还好,偏偏‘林夕’和杀人犯之间有牵连,要是过早的把自己牵扯进去,后面的调查很难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“西西……回家。”就在我烦躁,满脑子都很混乱的时候,阿星走到我身边,牵着我的手说带我回家。

    我本能的甩开他。“你叫的西西,是程西对不对?你根本不是在叫我的名字,我是林夕啊。”

    我不能承认我是程西。

    我也不相信阿星会疯癫到相信一个人换了灵魂。

    “你是程西!你就是程西!”他突然发了疯,失控的抓着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被他抓疼了,那一瞬间是恐惧的,他好像……在自主意识的把握‘打造’成程西,与其说他认出我是程西,不如说……他内心深处故意把林夕当做程西。

    他和傅铭煜一样,都是为了逃避程西的死,才将有七分相似的林夕当做傀儡娃娃。

    呵,难怪他这段时间这么乖顺,那么放松。

    现在的林夕在他眼里根本不是一个人,更像是他捏造的身份。

    疯子,果然是疯子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程西!你必须是程西,你只能是程西……如果你不是,我会杀了你。”他还在发疯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你别激动。”我肩膀疼的厉害,紧张的安抚着他的情绪,转移话题。“你和程西……是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很多年前……”阿星突然松了手,苦涩开口。

    “在什么地方?”我再次问。

    “孤儿院。”阿星回答了我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惊愕的看着阿星。

    孤儿院?

    什么意思……

    那家孤儿院?

    突然有些头疼,我抬手扶着脑袋,疼的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家孤儿院,那些被收养的红色裙子的小女孩,红色裙子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觉得那些红色裙子眼熟。

    我想起来了,我小时候,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红裙子。

    可我和阿星,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?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早些年,我爸做慈善,确实资助了很多孤儿院的孩子,也捐赠了很多物资,我也曾经跟着我爸去孤儿院做过公益活动。

    是那个时候认识的阿星吗?

    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了?

    “西西……”阿星有些慌,发疯过后开始无措,紧张的蹲在我面前。“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伸手摸了摸阿星的额头,已经退烧了。

    “背我回去……”我小声开口,努力让自己不表现出害怕的情绪。

    阿星眼睛亮亮的,点头,转身背对着我,示意我上来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起身,趴在他背上。

    他很有劲儿,个子也高,站起来的瞬间我因为失重害怕的紧紧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最近待在家里,不要到处乱跑,知道吗?”我小声嘱咐阿星。

    厉三爷那些人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,厉家已经变天了,只要除掉厉司琛,除掉我和肚子里的孩子,厉三爷就能顺理成章的拿下厉氏集团和厉家的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