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孔宣与元鸿子飞快的朝蓬莱岛而去,额,这么说也不对。具体说因该是元鸿子带着孔宣飞遁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无数年来被闷得时间是在太长的缘故,元鸿子一路上到也与孔宣不停交谈,不住询问他被封印后的事。

    这也并非机密,孔宣也无什么好隐瞒的。干脆无聊,便一一讲述了出来,不过他当时也是人在蓬莱岛,并未亲眼所见,有些事说的事实而非,有些干脆就一语带过。

    元鸿子脸色平静,心中却不停盘算,暗道:“原来如此,这么说来不光东皇太一与祖巫全部损落。就连剩余的鸿蒙时期的大神通者也几乎损落个干净,如此说来却有些值得玩味了!在加上此时蒙无放我出来,个中之事还需好好谋划啊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蓬莱岛到了。”正在元鸿子心中盘算的时候,孔宣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元鸿子点点头,收起遁光落入岛上。感受着蓬莱上那充沛的灵气以及那迷人的仙景,身心不由放松几分,长呼口气,仿佛要将这无数年的忧郁全部吐出来,感慨道:“好,不愧为圣人道场!丙然非其它处可比。”

    孔宣嘴角扬起一丝,蓬莱便是他的家,如今被人夸奖自然有面子。更何况说这话的还是元鸿子!

    吧咳一声,孔宣道:“前辈,这边请。恐家师等急了,若前辈想参观蓬莱,随后自然可任意走动,还是先行见过家师为好!”

    元鸿子点点头,说:“前边带路吧!”他虽说自傲,却并非自大。不会在圣人道场端起他那前辈的架子,不然万一圣人不快。再把它封印蚌无数年,他可没处哭去。

    行至天源殿,两人进入,只见鸿蒙圣人蒙无仍端坐于其正中,如一尊恒古不动的神邸。

    “弟子孔宣,已带元鸿子前辈前来,特来交法旨!”

    孔宣上前行礼。元鸿子却处其身后,不言也不语,望着天源殿的白玉精板之上,仿佛出神。以他的自傲以及修为。想让他参拜当年同辈地人是万万不能。哪怕这人现在时圣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蒙无也不在意,暂时并不理会他,而是对孔宣道:“辛苦了。这些年来你于蓬莱岛静修,修为恐已到一个瓶颈,如今为师也无什么好教你的。\\*\\\便撤了蓬莱岛地禁岛令,今后蓬莱岛之人可随意前往洪荒游历。好了。你将这条消息公布出去吧!”

    孔宣心中大喜,需知道蓬莱岛至当初巫妖大战之时便封岛,其间具体过了多少年月连孔宣自己都不记得了,他虽不似六耳那般好动,但憋了这么长时间也自难受的紧,如今听蒙无说可以出去,自是欢快。拜别蒙无,孔宣快步朝外而去,将消息在蓬莱上散开,他也好准备游历这新的洪荒。

    孔宣走后。天源殿内一片寂静。蒙无仿佛未看到元鸿子一般。依然闭目神游。而元鸿子也自不会先说话,不住打量起天源殿。而内心深处却在不住盘算自己今后的打算。

    两人如此不知干耗了多久,蒙无睁眼,说:“元鸿子道友,坐吧!”

    元鸿子在蒙无左侧的座椅之上坐下,能于圣人面前坐下,本身便是实力的一种体现。

    “不知鸿蒙圣人放出贫道却为何事?有事直说便是,想来若无事,鸿蒙圣人也有那闲心记得轮回之地被封印一位倒霉鬼!”

    元鸿子坐于自己的座位之上,全身残绕着一层微微的银白色光华,天源殿中那薄薄的青气不住朝他体内涌入,他被封印这么长时间,头上更是顶着破碎轮回的大业果,出来后自然要抓紧每一分恢复实力。

    蒙无扫了他一眼,说:“混沌大罗紫气,当真玄妙,破碎轮回如此天大地业力居然也能一丝一丝地消融,不愧为盘古留与巫族的三宝之一。只可惜巫族自身无法使用,不然恐怕巫妖大战就是另外一番结局了!”元鸿子身上扛着轮回业力,本来实力虽说理论上是大寂灭,但恐怕真正的战力连准教主都比不上,还好后来后土舍身补全了轮回,这才让他身上的业力少了足足七成,再加上体内混沌大罗紫气的不住综合,实力在不知不觉间恢复着,虽然缓慢异常。

    元鸿子道:“如何能入鸿蒙圣人法眼。不过,说到底还是拜鸿蒙圣人所赐!”

    蒙无一挑眉毛,问:“何意?”

    元鸿子冷笑一声:“当初与青丘之上混战,我不敌六位真人、伏羲、东皇联手逃往六道轮回。*****初入轮回之时,有一符拦路,因而一拳打破轮回,无数年来我均不知此符出自哪位圣人之手。但在孔宣救我脱困之时,却发现那股力量与当初拦我之路地符如出一辙啊,怎么,是否该给个解释呢?鸿蒙圣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