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这日庖牺正在渭水之畔静思,苦苦思索着人族的状况。却未注意到渭水渐渐***开来,河水朝两旁分开,两卷发绿色的书卷缓慢的浮出水面!

    庖牺好似有了什么感应,连忙抬头望向渭水之中,眼神再也移不开了,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,撕心裂肺的痛。近乎条件反射一般,随手一招,一卷河图、一卷洛书落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盯着手上的两卷书,整个人都愣在那里,就如中了定身术,良久后

    “切,蒙无这家伙还真没效率,这么长时间才把河图、洛书给送来!”庖牺口中发出这声绝对不该出现在他口中的抱怨,不对,这时候因该称他为伏羲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鲲鹏,我知道你在!出来见见面吧,往日终归有几分情谊在把。”伏羲朝上空叫了声。

    良久,四周一片寂静,只有偶尔的鸟鸣与蝉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伏羲暗自握下拳头,左手成剑指直接朝左上方点去,一道无色透明剑气急速而去,砰的一声,空间破碎,露出一绿衣道人,目光中有些惊讶的望着下方的伏羲。

    这道人苦笑一声,落在伏羲面前道:“我可不想跟你扯上什么情谊,你这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。既然你已恢复了记忆,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,将河图、洛书还我把。这次若不是被蒙无请出来,白痴才会出来乱蹦呢!”

    伏羲怪笑一声,盯着眼前的鲲鹏不住打量,开口说:“鸟鱼,你该不会这么多年给修炼糊涂了吧,你莫不是忘了这河图、洛书本来就是我之物?”

    鲲鹏眉毛一挑,整个人骤然消失,随即是伏羲脸色微微一变,整个人凭空朝后翻去,一爪子贴着他面皮而过。险之又险!

    伏羲双手微动,一丝丝的不知名之物被抖了出来,缠绕两圈纷飞之间有银光闪过,砰砰啪啪的与鲲鹏过了几手,再次退后开去。

    鲲鹏也不追赶。摇摇望着伏羲颇为苦恼地摇摇头。对于伏羲这家伙。不光是他。几乎所有人都有种狗咬乌龟无从下口地感觉。这次他是看伏羲转世为人。并且刚恢复记忆。琢磨着恐怕无法发挥出以前地实力。是以也懒得和他废话。准备直接以武力解决了。不过显然。解决未果!

    鲲鹏一伸手。一团乳白色地光华出现在自己手上。开口道:“伏羲。我也懒地知道为何你明明无前世地神通还能与我交手。这是我临走之时蒙无让我交与你地。说是能帮你恢复前世神通。如何?河图、洛书来交换。”

    伏羲笑着点点头。拿出被自己收入怀中地两卷书。直接抛给鲲鹏说:“鸟鱼你还真当真了。不就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。这河图、洛书当初我既然放弃。又怎可能从新夺回呢!”

    鲲鹏撇撇嘴。收回河图、洛书后也将手上那团乳白光华交与伏羲。道:“此间事已了。我告辞了。最后以后别来找我。与你扯上关系准没好事!”

    见鲲鹏要走。伏羲连忙出言喊住:“喂。鸟鱼。就这么走了?莫非你不想知道如今那群圣人到底想干什么?”不过看伏羲地表情。怎么看都觉得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鲲鹏头也不会。化道绿光便走。走后远远地传来他那声音:“我到时很想知道圣人在干什么。不过若是由你说出。我就不想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伏羲脸上抽动两下,走到渭水旁边朝河中望向自己的倒影。摸摸自己的脸道:“长地满帅的啊,莫非就这么不值得别人相信?”

    摇摇头,不在想这件事!拿出刚刚鲲鹏交给自己的那团乳白色光华,朝自己泥丸的方向按去,没入体内消失不见。伏羲整个人顿时被白光笼罩,平和、安详的气息朝外散出,方圆百里之内的动物仿佛均有了感应,纷纷至此望向这边,静静的趴在地上。感受着这安静祥和的气息。

    伏羲再次醒来之时。身旁已布满种种野兽,飞禽。就连渭水中的鱼类都浮出水面不住朝其观望。伏羲耸耸肩,收起周身柔和地白光,这些动物才自动散去。

    伏羲起身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道:“该我部落了,在渭水这里整整呆了三天,我这个族长是不是当得有些不称职呢?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伏羲是回到了风兖部落。如今的伏羲可再不是三天前地那个疱牺,而是正儿八经的当年的妖族第一神棍,外加东方青帝。八卦九宫随手捏来,传遍整个人族,然后伏羲以他的见识,不住提高自己的威望,最终将整个风兖部落经营成整个人族少有的大部落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如此,伏羲仍旧只能称为风兖部落的族长,远远称不上是人族的人皇。不过此时的风兖部兵强马壮,再加上有伏羲这个鸿蒙时期地大神通者,统一人族并非虚言,不过伏羲这家伙是典型的和平主义者,让他发动战争,他没这闲心。凭借他自身的手段,或明或暗,以及种种威逼利诱,暗中施压,毫无疑问的,被大家推举为整个人族的第一任人皇,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,还是有许多大部落阳奉阴违,不过他伏羲不在乎,只要表面上就好,一个人族,说真的他还真没放心上。

    炳!风兖部落内,伏羲望着窗外无聊的打着哈欠,随手拿起身旁别族进贡而来的不知名地果子,开始数起天空到底有多少云彩,和这些云彩到底长的像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