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陈都,正中央的大殿之内,轩辕紧锁着眉头,望着远方沉思不已。

    “真人,许仙真的能以一己之力抵挡整个蚩尤部落么?”来回挪动两步,轩辕终于问出声道。

    只见于轩辕旁边还坐了一道人,一身浅黄道袍,挽成一道稽,整个人座在那悠然自得,腰间挂一枯黄葫芦,好似承酒之物,手上端起人族中不知何物酿制的果酒,小心翼翼的轻送了一小口,接着眼睛一亮一干而尽,接着便是一杯接一杯的下肚。

    若有以前太古洪荒过来之人,定会惊叫出声:“陆压。”

    没错,此时在轩辕大殿之中,并且能让人皇称呼一声真人的正是昔日妖族天庭的太子,陆压道人。

    此时陆压一口将杯中的果酒干尽,道:“我从来未说过许仙能以一击之力抵挡整个蚩尤部落。派许仙前往的目的仅仅只是让蚩尤有个借口而已,仅此而已!”

    轩辕苦笑一声,他并非愚笨,不然也不可能当上人皇,只是总感觉陆压这种把人当弃子的行为有些太过偏激。

    见轩辕的表情,陆压这人精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,冷笑一声道:“你莫存了此般心思。你想当好人皇,必须要有所作为,但人族所能发展的一切已在天皇伏羲与地皇神农手下都做完了。你再想在人族发展上下功夫显然很难,但除了这些外,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。如今人族部落众多,虽说你为名义上的人皇,但诸多大部落的族长颇有不服,只要你将整个人族整合,其所为也并不逊色于前两任人皇,甚至还有超。而今你也正在如此做,靠近陈都的数个大部落已被吞并,而蚩尤部落乃当初洪荒便遗留下来的大部落。实力深不可测,若攻打的话恐怕即便打入整个如今的人族都未必能打下,所以只有让蚩尤出来,围而歼之,而许仙,正是给蚩尤出兵的接口。”

    陆压洋洋说了一大堆。轩辕在一旁坐下,拿起桌上的一枚果子在手上轻轻抛起,接住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们与蚩尤部落开战,能赢么?”轩辕轻声问道,这才是他所关心的问题,至于那什么担心许仙,或许有一点,但绝不是主要地。

    陆压抬头朝外边望了一眼。沉吟不语。他心里雪亮,以如今整个人族的实力与蚩尤所代表的巫族开战,那绝对是败多胜少。

    他地思绪似乎又回到了那太古洪荒之时。当时巫妖激战于青丘。就是这蚩尤带领三百大巫与无数巫人偷袭天庭。自己用尽手段。最终也没有守下天庭。虽说是因为自己手上地战力与对方地不成比。最有也是自己退走地。但未守住就是未守住。这没什么好说地。而今日。蚩尤那边对比整个人族仍旧是优势!

    “不过这次。蚩尤你对抗地却并非是人族。而是天道大势。以及那些圣人。”

    陆压收回目光。道:“请人皇安心。此战蚩尤必败。”

    轩辕点点头。他其实对如今地整个人族已经放心。以陈都为中心地大片地区已全部是他有熊部落地地盘了。可以说如今有熊部落是整个人族地第一部落。其余地偶尔有些实力不错地部落偏居一偶。因距离过远。他现在也无心整合。如今他地目光就紧盯着蚩尤部落呢。

    包何况如今部落内地高手并不少呢!想至此处。轩辕朝陆压望了一眼。脑海中有浮现出木公。容成子。浮丘子等人地面容。

    轰隆!砰。砰!

    南疆之地,整个天空半边墨黑,阴云密布。半边却是金光闪闪,其中太阴之气隐现。拼斗之间惊天动地。整个南疆都被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下方地蚩尤部落,巫族的守护大阵发动。将整个部落笼罩,任由上方打的天崩地裂,也无法撼动下方分毫。相柳眼神微眯,打量着上方的争斗,突然一撇嘴道:“洪荒的实力划分,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那么乱七八糟!太阴金仙,这叫金仙么,能在正面和蚩尤硬碰硬的抗这么久,还不落下风,什么时候金仙的实力这么强悍了。不过这什么许仙实力当真不错,怪不得敢单枪匹马的来南疆。”

    相柳嘴里说了几声,因该还算称赞许仙吧!

    漫天地金光之下,许仙使一柄金色长剑,挥动之间自身跃起,在空中带起仿佛一条金龙,太阴之气肆虐,狂风暴雨般的朝蚩尤打去。

    蚩尤也面色严肃,他并未使用那十二杆都天神煞大旗,或许他认为对付眼前这人并不用动用此旗。

    虽说未动用都天神煞大旗,但他手上仍然拿着一杆黑色大旗,黑云阵阵,咆哮的兽魂让人心惊胆颤,正是蚩尤的法宝蚩尤旗,乃是用无数生魂,兽魄以巫族秘法所炼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眨眼间,许仙的一击已至眼前,朝蚩尤的心脏而去,心脏,正是巫族的薄弱部位之一。

    蚩尤眼神一凝,嘴角扬起一丝冷笑。手上的蚩尤旗一抬,一兽魂冲出,咆哮着撞向许仙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兽魂被许仙一剑而过,穿了个对穿。余势不减的朝蚩尤而去!

    但蚩尤岂是易与,趁此机会手上地巫决已全部完成,口中念叨出几声许仙不明所以的巫咒,周身空间一阵变化,五道漆黑如墨的光柱冲出,朝许仙轰击而去。巫族高级攻击类神通,巫灵五重杀。

    许仙明显感到这一击的威力,但他攻击已出手,却不能退,他知道。自己虽说修为不错,但与蚩尤这太古便存在的大巫还是有差距,若自己不能一鼓作气决出胜败,一但退却,以蚩尤的手段绝对能打压的自己翻身不得。

    瞬间想完,许仙不退反进,使出神通大喝一声,全身太阴之气大盛,以一分五迎上了五道漆黑光柱。

    同时剑光挥下,与光柱互撞。惊天的爆炸声传来,就连蚩尤都不得不暂时眯上眼睛。以抵挡的刺目地光华。

    “正面硬碰巫族最强地神通之一,巫灵五重杀!就算这什么许仙如何了得,恐怕也难以幸免。”

    下方不住臂察的相柳,心中如是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居然硬冲出来了!”

    不光是相柳瞪大眼睛,就连蚩尤也惊讶异常。不过蚩尤这么多年并非白混,打斗地经验更是许仙不能比的。虽惊却不乱,手上蚩尤旗一摇,黑压压的一片,不知多少的兽魂冲了出来,朝许仙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蚩尤也知道,就算这许仙能冲出来,恐怕也是重伤之身,自己只需用着蚩尤旗拦下他,再以神通击之。对方绝对无法扛过自己第二击。

    却是此时,对面许仙闷哼一声,抬剑抛出。一拳打在自己胸口之上。一大口心血喷出,剑上放出刺目的光芒,金灿灿的一片,已看不出剑形,那无数兽魂被金光一照,纷纷惨叫着消融。在整个兽魂大军之上,硬生生地破开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许仙暴起狂啸,双手连续挥动,一颗颗说不出颜色的雷球被抛了出来。足足有数百颗之多,直朝那边的蚩尤而去。

    此球名曰:太阴灭绝球。乃是许仙区太阴之力,耗费无数心血所炼制。威力绝大,仅一颗便能勾动方圆万里内的天地元气,使地水风火暴乱,将万里之内炸成一片混沌。更何况是这足足有几百颗了!

    “不好!”这声不是蚩尤说的,而是下方的相柳。

    只见相柳尖叫一声,抬手放出一团光华,在蚩尤部落爆炸开来。顿时有八十一位大巫冲出。彼此站定方位,玄阴之气激荡,不光护住蚩尤部落,连大部分南疆都护在其中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些完成后,上方的爆炸声才轰然传来。几百颗太阴灭绝球同时爆破,那产生的威力绝对是恐怖,不知多少里内,天地元气同时暴乱,轰然一声化为混沌。

    蚩尤只来得急咒骂一声。全身宝光乱闪。那些事他这些年来发动部落所有力量炼制的无数巫宝,此时却不管是攻击地还是防御的全部拿出防身。

    强横的余波横扫而出。整个洪荒都为之一亮,就连远在人族陈都地轩辕等人也能清楚的看到,以及那大地的剧烈震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