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奇怪的看了眼蒙无,水圣问道“什么意思?”蒙无指了下镜中法力滔天的帝释天,道“你难道没注意,他很不正常吗?”

    听了蒙无的话,水圣仔细观察良久,甚至连水镜通明术都用上了,可是硬是没瞧出帝释天哪怕一点的不对。

    翻个白眼,水圣十分怀疑蒙无是不是在拿自己开涮。看水圣的表情,蒙无便知道他在想什么,丢了个你没救的眼神,蒙无抓了下发鬓道“性格啊,你个白痴。这么明显的不对劲你都没发现?以前的帝释天可是出了名的自大,脾气更是异常火暴,哪象现在这样,帝江问他这么多句就答一句,而且你看帝释天的眼神,有型无神,根本就是元神已失,真灵离体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水圣连忙象镜面看去,可不是吗?帝释天双目虽然不是空洞无误,但也暗淡无光,分明是被人强行把元神剥离后的表现。

    倒吸口凉气,水圣皱眉道“怎么可能,以帝释天刚才与帝江交手的情况来看,即使打不过准提也绝对逃的掉,怎么会被剥离元神?而且,如果是准提把他元神剥离,帝释天因该早就被修成化身,怎么会是如今这般眼神暗淡?”

    “因为时间不够,我刚才推算,准提把帝释天抓住最多不过几天,这么点时间就算他准提真的手段通天,也无法把帝释天修成化身。只能象如今这般,以神识附体相控。至于帝释天如何被抓,你可以直接去问准提。”蒙无看了眼又打在一起的帝释天道。

    “轰,砰,啪,噼”两人又把整个菩提林清出一大片,瞄准一个机会,帝释天一脚帝江踹了出去,紧跟着手中亮天剑翻飞,从各种诡异的角度象帝江刺去,一时间杀的当真刺激万分。

    看着有些落入下风的帝江,外边的水圣挑挑眉毛,有些不屑道“什么祖巫,根本就是虚有其名,如今被一个帝释天逼成这样,我看巫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水圣头上应声而起一大包,蒙无不理张牙舞爪的水圣,道“想问为什么帝江与上次和玉素动手是差别那么大,就直接问,不用这么转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到底为什么?”水圣拿下捂着头的手,哪还有刚才的大包。

    蒙无手一挥,玄光镜面前出现一座位,悠然坐上后,指了下镜面中打的火热的两人,蒙无开始解释,道“其实以帝江的修为来说,帝释天本来绝不是对手。但是现在问题就出现在这片菩提林中,你看见那如蝌蚪一样的经文没有,那可不是一般的东西,那是大乘菩提莲树所孕育出来的,只要被沾上想甩掉就难上加难。帝江便是因为顾忌这东西,一直没能出全力。你别看帝江现在是在和帝释天打的火热,可实际上帝江为了防止被这东西沾上,每秒都要转换上百个空间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帝江一身修为能发挥出五成就不错了。但是这么做也不是没有好处,至少只要帝江愿意他随时便能说走就走,而若是被这东西缠上,想走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。不过奇怪的是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见准提的人,他因该知道只有一个帝释天是绝对拿帝江没办法的,可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出来呢,这不象他的性格啊?”

    对于蒙无最后的疑问,水圣保持沉默,你蒙无都不知道,他水圣怎么会知道。

    不光蒙无对此感觉疑惑,连和帝释天打了许久的帝江都暗自纳闷。本来他帝江即使只剩五成修为也不可能这样被压着打。他帝江也有自己的算盘,那就是把准提引出来,然后以自己最新悟出的绝招会会他,可是到现在为止,准提居然一点出现的意思都没有。帝江不禁纳闷,难道准提转性了不成?

    既然这样不行,他帝江自然不会继续用这方法,软的不行自然来硬的,帝江瞬间决定把眼前的帝释天击杀,他就不信准提能眼看着面前这人被自己击杀而不出来阻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