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蒙无话音刚落,从门口便进来一人。从外表看平平无奇,如一般的道人一般。属于让人看过一眼就忘的类型。

    “不知师兄让你前来何事?”蒙无率先发话。玄都大法师打了一稽手“师傅让我前来有两件事,这第一件是让我取回八卦炉。”

    蒙无手一挥,把八卦炉招来“八卦炉本就是师兄之物,要回也是应当的。不知第二件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玄都收起八卦炉又打了一稽“第二件事是一句话。师傅让我转告师叔,若没什么事或许闭关修炼也不错。”说完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蒙无一阵沉默,底着头不知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傅,师傅。”蒙无被孔宣的叫声唤醒,看了一眼孔宣问道“我该不该听师兄的。”“孔宣不知。”孔宣有点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蒙无听后又陷入了沉默,良久

    蒙无眼中闪出一丝决然,冷笑一生“拼了,不成功便成仁。孔宣,你去洪荒星空处,把七真人请出来,师傅这回要拼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孔宣连忙应声“是”飞了出去,朝星空而去。“师兄,我若听你的,怕是此生与混元无望了。”“这天恐怕是要变了。”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后,继续闭目修炼不提。

    话分两头,且说十位祖巫回去之后正如蒙无所说的一般,把蒙无炼话祖巫的事情传扬出去。这一下可好,本来就看妖族不顺眼的巫人,个个叫嚷着要和妖族开战,十位祖巫好不容易才平息下众人的怒火,不过却感到很满意。他们要的就是这效果,毕竟刚刚吞并水火两部人中有好些是有二心的,这条消息一出,到开战之后内部就不会出现不拼命的情况,祖巫有什么不满意。

    大巫夸父,本来是祝融部落属一属二的大巫,得知蒙无把祝融练成化身。跳起来就要去和蒙无拼命,还好他还知道蒙无不是他对付的了的。没有一冲动就真跑去,不然他夸父也就差不多要成历史了。

    “啪”夸父打碎了第二十七个酒潭,“拿酒来,快拿酒来。”夸父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一个巫人拿着酒潭推门而入,夸父不认识这个巫人,可也不在意,巫族人数众多,他夸父记性再好又能认识几个,估计是哪个小部落的。

    “咕噜,咕噜,碰”又一个酒谭英勇就义,“再拿酒来。”显然某巫还没喝够,“大巫你不能再喝了,再喝您就醉了。“你敢管我的事,好大的胆子。”夸父的表现证明他已经醉了。带着掌风一巴掌朝那个巫人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巫人居然一低头闪了过去,不紧不慢道“其实大巫的心事小的也知道,不就是想杀蒙无替祝融大人报仇吗!”

    夸父显然被他的话题吸引,也不管他是怎么躲过自己那一巴掌,问道“你有办法杀他?”

    “大巫以为蒙无修为如何。”这巫人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修为深不可测,三界少有。”虽然不想承认,但夸父还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比之大巫你如何。”这巫人又是一问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自负,却知道他修为远超我数倍,我不是对手。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,问了这么多我都糊涂了。”夸父的脑子显然不够用。

    “呵呵”巫人干笑两声“我的意思是说,大巫不是他对手的话,那十为祖巫连手呢?”